香港鼠患問題嚴重!!告訴你3個鼠患解決方法

快速導覽

1.香港鼠患情況

本港鼠患情況不容忽視,可從兩方面察看:

一.大鼠戊型肝炎個案:

2018 年 9 月,香港發現全球首宗大鼠戊型肝炎個案。至 2020 年 1 月,香港共錄得 8 宗人類感染大鼠戊型肝炎個案,當中一人死亡,個案分佈黃大仙區、九龍城區、南區及屯門區等港九新界地區,顯示該病自 2018 年起一直在社區蔓延。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估計,全港有兩成老鼠帶有戊型肝炎病毒。2019 年 5 月,更一次過有三宗確診個案,在流行病學上已屬社區小型爆發,社區可能有更多感染個案,病毒亦有人傳人風險。

二.是鼠患指數和捕鼠數量:

食物環境衞生署數字顯示,2018 年全年整體鼠患參考指數為 3.4%,略低於2017 年的 3.5%。然而,部分地區的鼠患問題有惡化跡象,其中,九龍城區於 2018年下半年的鼠患參考指數為 11.1%,較上半年的 0.9%急增 10.2 個百分點;全年鼠患指數達 6.1%,為全港第二高。還有,屯門及南區鼠患指數雖然低至 2.1%及 0.5%,但兩區均錄得大鼠戊型肝炎個案,顯示鼠患實際威脅比數字反映的情況嚴重。審計署曾於 2014 年發表報告,批評鼠患指數與社區實況嚴重不符,如西貢區曾於 2013 年全年錄得零鼠患指數,同年區內鼠患投訴卻多逾 400 宗,反差甚大。與此同時,食環署 2018 年捕獲及收集到死鼠及活鼠有 44,378 隻,較 2017年增 8.1%,污穢後巷林立的長沙灣區為鼠患最嚴重地區,2018 年捕獲 6,094 隻老鼠,較 2017 年大升 45.9%。

需要滅鼠服務嗎?聯絡我們的專家:

2.鼠患解決建議方法

如你在你的家中發現有鼠患問題,你的確是可先自行嘗試解決,如果你已經嘗試以下三點仍然未能解決鼠患問題,不要再猶疑,你必須找專業的滅鼠專家解決你的鼠患問題。

鼠患防治的最高原則為「三不政策」,也就是「不讓鼠來、不讓鼠吃、不讓鼠住」

一.不讓鼠來

封閉鼠道,不讓鼠來,封閉居家周圍可能的鼠洞及空隙,修補破損的紗窗及紗門,排水管可加裝 0.6 公分以下之柵網,以防止老鼠入侵

二.不讓鼠吃

斷絕糧食,不讓鼠吃,斷絕老鼠食物的來源,將食物與飲水收藏於適當的封閉容器內,每日做好廚餘回收,將廚餘與垃圾分離,如果無法立即清除廚餘,應予以完整包裝,以免引來老鼠覓食。

三.不讓鼠住

整理居家環境,減少堆積雜物,儲藏室、櫥櫃、水溝等都應經常清掃,以免提供老鼠躲藏與築巢的處所。

3.本港滅鼠工作存在的問題

造成本港鼠患情況未顯著改善的原因多種多樣。根據地區意見和專家經驗,本港有關滅鼠工作不到位的問題,可概括為以下各方面: 

一. 滅鼠成本效益不高:

有立法會議員指出,政府 2007 年至 2017 年共花 16.7 億元防治滅鼠,但是鼠患問題卻越趨嚴重,各區區議員每年收到的鼠患投訴有 300 宗,個別地區更多達 900 宗。1 翻查食環署年報,該署 11 年間每年滅鼠總數介乎二萬多至四萬多隻。以每年滅鼠平均開支 1.5 億元計算,滅殺每隻老鼠的平均成本高逾 4,000 元。

二. 鼠患指數與現實存在差異:

香港鼠患問題越趨嚴重,但食環署鼠餌監測指數卻一直偏低,個別低數字地區更出現大鼠戊型肝炎個案。數據與實際情況存在差距,主要原因有兩點:一是估算方法不能準確量度老鼠出現情況,容易低估數字,例如,放置在監測點的鼠餌存在問題,以番薯作餌未能吸引老鼠覓食;二是調查次數過少,易令指數未能反映最新情況,目前 6 個月一次的數據會嚴重滯後。

三. 未能正視鼠患根源:

現時食環署滅鼠工作主要以用藥消滅或用籠捕捉老鼠,方法單一,未有正視環境根源問題,導致鼠患問題持續。這些根源主要有三方面:一是近 10 年香港有不少大型工程,多區都興建港鐵站,個別地區施工地盤長期存放雜物,加上工程造成地面震動,老鼠經常到處亂竄,但政府無針對地盤工地滅鼠,不僅令鼠患問題嚴重,鼠患更延伸至中產住宅區;二是本港街邊熟食店林立,但食肆的餐具、罐裝汽水甚至食物任意擺放,容易惹來老鼠覓食,種下衞生隱患;三是本港部分食肆處理廚餘缺乏監管,街頭後巷經常出現棄置雜物,殘留食物渣滓和污水,令老鼠容易匿藏及繁殖。

四. 滅鼠方法未發揮效果:

土瓜灣、長沙灣、荃灣等為本港鼠患黑點,政府多年來未能有效消除鼠患的原因之一,在於落實措施和方法時未有發揮應有效果,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

a.是採用傳統措施不到位:

放置鼠餌、捕鼠籠的位置、材料、時間等均有改善空間;

b.是應用先進技術滯後:

亦未有充分掌握技術的應用條件,即使引入,也不一定得到同樣成效;

c.是在鼠患地區只設置夜視鏡監察系統:

以觀察做門面功夫,沒有對焦滅鼠措施。

五.前線人員培訓和外判制度存在問題:

要提高滅鼠效能,除注意滅鼠方法外,負責滅鼠的前線人員和外判商質素同樣重要。根據現有情況可見,負責設置滅鼠措施的前線員工未有足夠培訓,缺乏滅鼠專業知識。例如,每當假期前夕,疑有工人會把鼠籠門關上,減低滅鼠成效;鼠餌放置一段時間後未有跟進,任由腐爛或無及時補給;不清楚設置捕鼠籠方法,等等。同時,政府外判制度偏重價格,對滅鼠技術成效要求較低,也缺乏外判後對外判商的技術監管和行政管理。

六. 舊廈特別是「三無大廈」缺乏支援:

公眾地方由政府負責滅鼠工作,但私人大廈亦不能掉以輕心。一些舊式住宅大廈,特別是沒有法團、沒有業委會、沒有管理公司的「三無大廈」,由於業主缺乏滅鼠的知識和技術支援,往往成為老鼠溫床。在地區個案中,不少舊廈抽氣扇未有以不鏽鋼網封好,空隙易讓老鼠鑽入家居;外牆喉管末端未安裝良好鼠擋,阻擋老鼠沿外渠爬上大廈;舊廈之間的天井及簷篷積滿大量腐敗垃圾,喉管失修漏水,又為老鼠提供食糧。

七. 滅鼠工作缺乏系統規劃、欠連續性

政府並非不願投放資源滅鼠,但滅鼠工作多是在收到投訴後才進行,缺乏系統規劃,欠延續性,經常是「大運動式」處理當時問題,但後勁不繼,導致鼠患重臨。而且,未有積極主動收集國外先進滅鼠技術情報,又令技術引入局限為「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臨時措施。在各區鼠患數據滯後的情況下,滅鼠工作亦未能有系統地持續加強。另外,政府垃圾徵費計劃一旦實施,地區人士亦擔心早期執法系統未完善,部分居民或食肆會因逃避徵費而亂拋垃圾,令鼠患加劇,不能確保滅鼠工作連貫有效。

八.部門缺乏協調,滅鼠工作拖延、零碎化:

公眾地方的鼠患問題,可以涉及多個政府部門和公共機構,由於各部門和機構之間缺乏協調,容易拖延滅鼠進度,令工作零碎化。有鼠患個案顯示,相關公共路段包含商場、街市、停車場、屋邨範圍、馬路旁、輕鐵路軌範圍,涉及房屋署、食環署、港鐵及私人管理公司,在各有各做的情況下,滅鼠成效大打折扣,前線人員在分工上亦容易產生混亂。再以 2018 年超強颱風「山竹」襲港的善後工作為例,政府多個部門在處理風災損害進度不理想,一些被風吹倒的樹木數月內仍未獲清理,留下樹洞成為老鼠窩。

4.改善滅鼠工作的建議

一.確保行動持續

滅鼠是一項持續性的環境衞生行動,建議從撥款和行政方面入手,確保行動持續性:

a.成立 5 年期滅鼠基金:

成立 5 年期的滅鼠基金,令滅鼠行動有持續的資金支援,避免「雷聲大雨點小」,5 年後有需要時可繼續注資延續。以基金形式加強滅鼠意識,可讓基金負責人有更強的滅鼠使命感,發揮更大功能。基金亦可特別注意一些因資金不足而被長久忽視的衞生黑點,填補資源斷續問題的不足。

b.全面檢視滅鼠政策績效:

針對滅鼠成本效益問題,全面檢視滅鼠政策,訂立滅鼠指標,加強績效。

c.檢討防治蟲鼠部門職能架構:

因應滅鼠部門的協作問題,須全面檢討防治蟲鼠相關部門的職能架構和分工協調,介定各部門滅鼠職責,包括:由高層級滅鼠工作小組制訂和推廣一套可持續和跨界別的滅鼠方案;建立跨部門統籌機制,由一個部門負責統籌或協調有關工作,同時設立明確指引,具體提出處理社區蟲害問題的協調細節。

d.持續科學監控鼠患數據:

檢討鼠患指數制訂方法,更新統計鼠患指數方法,持續科學監控各區的鼠患數據,並作出分析,包括以更細緻的分區指數反映實際鼠患情況,每隔兩、三個月進行一次調查,於夏天、鼠患嚴重期加密調查次數等。

e.推動 18 區同步滅鼠

以全盤完整的滅鼠部署,在全港 18 區同步展開大規模滅鼠工作,避免老鼠逃竄他區,降低滅鼠成效。

二.確保從根本着手,對症下藥

香港鼠患長滅長有的原因之一,在於未有針對源頭對症下藥,在大舉滅鼠後,鼠患往往死灰復燃。當局須從根本着手,以更大決心集中處理鼠患源頭,杜絕鼠患。

a.組織專組確認地區鼠患源頭

不同地區出現鼠患各有原因,涉及地形、「三無大廈」和食肆廚餘等問題。建議組織專家小組,重點巡視全港鼠患地點,向地區人士了解實際情況,確認鼠患源頭、成因和移動途徑,提供度身訂造的地區滅鼠方案。

b.科學搜尋鼠蹤

老鼠經常藏身水管或溝渠,特別是現代都市管道緊密,線路複雜,增加探查鼠蹤難度。建議引入更多科學方法,準確追蹤老鼠出沒位置,引入為老鼠絕育的藥餌,以徹底解決鼠患問題。例如,可利用配以 120 倍變焦鏡頭的機械人,深入10 米深沙井,找出老鼠蹤影捕鼠。

c.協助社區消滅鼠患源頭

香港的熱門鼠患源頭包括食肆後巷和「三無大廈」等,這些場所缺乏針對鼠患源頭的支援,令滅鼠工作事倍功半。建議加強聯繫涉鼠患主要源頭的管理單位,向大廈管理人員、商戶食肆和業主提供建議,並於鼠患黑點放置老鼠藥,調動社區力量參與滅鼠工作。

三.採取適切方法,改善滅鼠效果

不同鼠患有不同的特性和原因,當局目前以投放老鼠藥和清潔地方等方法處理鼠患是恆常滅鼠工作的基本要求,對於特殊原因和規模較大的鼠患問題,須進一步以更靈活方式針對性處理。建議根據實際情況,引入適切方法,提高滅鼠成
效,避免一刀切處理所有鼠患問題。具體建議包括:

a.混合使用傳統和最新技術:

置放老鼠藥等傳統方法仍是主流且有效的滅鼠工作,外國先進技術和經驗也值得香港借鑑。不過,資料顯示,傳統和先進方法各有優勢和弱項,在一些地區,傳統方法能夠發揮效果,另一些地區較弱;先進方法在外國效果突出,但引入本港後卻因環境條件改變而弱化效能。建議視乎地區特點,混合使用傳統和最新技術,以更多元化方法制訂最適切的滅鼠方案,確保提升對老鼠活動的監察及控鼠工作的成效。

b.加強前線培訓:

根據專家反映,由於放置鼠餌和捕鼠籠方法錯誤,以致滅鼠工作大打折扣,有必要加強人員培訓,以正確方法達致應有滅鼠效果。政府部門內部方面,目前負責防治蟲鼠的衞生督察兩至三年便調職,滅鼠方法未必到位。建議提供適切的培訓課程和專業支援,加強前線人員對滅鼠方法的全面認識;外判商的防治蟲鼠技術水平十分參差,建議增加資源協助行業提高從業員的技術水平,並以綜合評分方式招標滅鼠公司,避免出現價低者得,將價就貨。

c.善用民間智慧和社區力量推動滅鼠工作:

香港、內地和外國都有不少滅鼠機構和專家,可以提供特有的滅鼠經驗和解決方案,是寶貴的民間智慧。建議吸納、整理民間及其他專家提出的滅鼠方法,尋求持續性滅鼠方案,在地區推廣應用。同時,向 18 區區議會撥款,由區議會招標揀選最適合地區的滅鼠公司,由社區力量協助推動監察滅鼠工作。

四. 推動新一輪防治蟲鼠宣傳計劃

推動各界配合滅鼠工作。本港部分鼠患黑點衞生情況未有改善,社區仍為老鼠提供食物,沒有清除老
鼠藏身之處,封鎖牠們的活動路線。當局雖然年年進行滅鼠宣傳工作,但一些社區衞生意識有待加強。為改善環境衞生,建議推動新一輪防治蟲鼠社區宣傳計劃,推動各界配合滅鼠工作:

a.設計食肆街市滅鼠實用宣傳指南

食肆、街市後巷堆積廚餘和食物殘渣,成為「老鼠樂園」。這與食肆、街市店主和員工清潔意識不足有關。建議重點針對食肆和街市情況,設計食肆、街市店主和員工關注的實用宣傳指南,提供基本處理食物和廚餘方法、鼠患後果、相關法例、收集廚餘機構名單等資料,提高食肆和檔主滅鼠知識和責任感。

b.與地區合作派發清潔包和漂白水

社區出現感染大鼠戊型肝炎病毒個案,引起市民廣泛關注。建議增撥資源,與各區區議員和地區團體合作,向市民派發清潔包和漂白水清潔家居,教育市民定時用一比九十九家用漂白水清潔家居,配合滅鼠宣傳,防止戊型肝炎病毒個案擴散

#以上內容純粹屬於參考資訊,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老鼠 鼠患 捉老鼠方法 屋企有老鼠 老鼠入屋